留學貸款額度及撥貸方

提供貸款諮詢服務,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,為您提供最適合、最有利的利率及還款方式。

我們提供個人小額借款,小額週轉,小額信貸,信用貸款,個人信用貸款,企業貸款,工商貸款,汽車貸款,貸款債務整合,債務協商等諮詢服務。

圖片來源/Jon Flobrant 分享 facebook 我們常說「將心比心」,但是我們如果完全不了解其他人的「心」及其行為背後的脈絡,無法「將心比心」就已不是意願的問題,而是能力與知識的不足。一個設計的案子,基於某些合作夥伴間商業機密的限制,只能找朋友介紹的設計師承接。直接和設計師聯絡,說明需求及規格後,談好了價錢並付了部分的費用,設計師就開始設計作業。由於案子不大,加上有些關鍵是借用原有的設計,所以也只能有簡單的規格與交期的承諾。與設計的溝通都是透過電子郵件,初期倒也還算有效率。但是當有些半成品完成時,卻發現設計師並不太細心,同類型的錯誤一再發生。耐著性子將需要修正之處,用文件一一說明、反覆溝通的結果,其實效果並不好,同類型的錯誤還是一再發生。最後,設計師出招了:請我先將餘款先匯過去,他再將最後成品送出。當商業合作來往不順時任何人遇到這種情形都會不高興,我也不例外。我當然可以義正詞嚴地講出一番大道理,並列出清單,要求他先修正後再付款。但是列出清單有一個風險,設計師可能只修正清單上的項目,日後若發現有其他的缺失,他可以置之不理。考量後續還有合作的可能,以及避免陷入無限迴圈的爭論,我想試著用其他的方式來解決。因為未曾謀面,我只能回想雙方溝通的過程,試著了解對方的心態。第一,朋友說設計師的脾氣不太好。七殺、破軍、天府星的脾氣都不是很好。第二,設計師的回應速度很快,前述的三顆主星動作也不慢。但是設計師對於作品的自我要求程度,並不符合破軍星要求完美的特質。所以只剩七殺和天府還在名單上。第三,設計師要求先付餘款,但是並沒有長篇大論地解釋,顯示他並無耐性、溝通直來直往。要求先付餘款,也顯示設計師的風險意識很高。綜合這幾點,天府與武曲星雀屏中選。因此,我將設計師定位成武曲、七殺坐命或是武曲、天府坐命的組合。對「個性」下藥風險意識高,意味著設計師擔心我藉著挑毛病,來拖延餘款的支付或是用扣款來要脅。這是在商業合作中常有的手段,雖然我並無此意,只希望可以儘快順利結案,但是完全可以理解設計師的擔憂。武曲、七殺講義氣、重承諾,天府不是不講理的人,但是需要他人在態度上的尊重。因此,我擬定了以下的策略作為回應:1. 感謝對方的辛苦2. 說明我也花了很多時間及精神來作測試,目的是讓作品呈現完美的結果3. 提醒雙方日後還有合作的機會4. 強調以雙方共同的利益為最大考量,承諾我會在兩天之內支付餘款5. 請對方就現有的作品做最後的檢查及修正,準備結案6. 若日後作品仍有需要修改之處,希望對方能在方便的情形下,協助修正、調整設計師很快就回應了,口氣明顯地和緩許多,也婉轉地說明細節的調整的確超出他的預期。但是他也承諾,日後有需要修正,他也一定負責到底。果然,在我支付餘款之後,作品又出現若干需要修改之處,但是設計師二話不說,負責到底。當然我的作法的確有金錢與作品品質兩頭落空的風險。但是若以業界慣用的拖延餘款或是扣款來處理,未必會有更好的結果。至於設計師是否真是武曲、七殺坐命或是武曲、天府坐命,看起來也不是那麼重要了,不是嗎?和對方沒有共同生活經驗 可以有同理心嗎?從這個協商過程中,我不禁想到一個問題:到底什麼是同理心?當我們被他人責怪「沒有同理心」時,我們真正的感受是什麼?是不是和被指責「沒有同情心」差不多?從定義上來看,同理心就是站在對方立場思考的一種方式。所以同理心並不是認同,也不是同情。如果我完全不了解「對方立場」,那麼我根本就無法產生同理心。問題來了,如果我是一個基層員工,對方是大型企業的集團總裁,雙方的生活及工作內容有著巨大的差異,我在與對方沒有共同生活經驗的情況下,又如何有能力真正了解「對方立場」,進而產生同理心?不是生氣:不耐煩之後蹦出的新念頭太陰星坐命的友人R,請我順路時幫她到H家拿一件物品,那是H已經用不著要轉送給R的。R在朋友圈中是以愛物惜物出了名的,對我而言也是順手之勞,就毫不猶豫地答應了。我並不認識H,因此在出發之前先和H通過電話,確認地址後便出發前往。H家的地址所在是一條連接兩條大馬路的巷子,通常這種巷子內的建築會有兩種不同的路名,因此我又去電給H再度確認地址所在與附近較明顯的地標。只是,從電話中交談的語氣,可以明顯地感受電話那一頭H的不耐與敷衍。後來找到地址所在,那是一棟公寓。由於地址上沒有註明樓層,我也無法按電鈴通知H,所以我又撥了一次電話給H,然後就在公寓一樓的大門前等候。等待的時間超過我的預期,但是因為之後也沒有其他的行程,也就耐心地等下去。正當我感覺有點不耐,轉頭向四處觀望環境時,我發現公寓的對面走來一個手提物品的女子,將東西交給我之後說了一句「就醬子!」,我還來不及回話時,她已轉頭就走。當下,心中的確感覺不太舒服,但我腦海中出現的第一個念頭居然是「這人應該是巨門坐命吧!」,而不是「妳這傢伙是在跩什麼?」這樣的怨氣,這個反應也著實出乎我的意料之外。愛家護家+防禦心強的巨門一般而言,巨門星防人之心較強、不擅送往迎來的人情世故、不善表達。一般人會覺得惱怒的,大概都是H所表現出來的態度。然而我比較在意的是H心中的防人之心。通常給陌生人地址但是沒給樓層,我都可以理解那是出於隱私及自我保護。但是「給一個完全不對的地址」,這個防人之心就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。不過對於愛家的巨門而言,家就是他們的城堡,盡一切力量保護家園,是天經地義的事。之後在與R談到這件事時,R也對H的態度感到意外。當然我們也無法由此判定H就是巨門星坐命。同樣愛家的R提出了另一個觀點:她也會有防人之心,也希望保有隱私,但是面對相同的狀況時,她會和陌生人約在大馬路上的巷子口,一方面省去對方因對地理環境不熟所產生的麻煩,二來也可以技巧性地保有自己的居住隱私。而對於我而言,事發當下不愉快的感覺已經相當地淡,取而代之的是對於事情背後的心態探索與好奇。將心比心不是有誠意有意願就好 這兩個例子的當事人都和我素昧平生,所以互動中的反應也應該是本性的直覺反應。我們常說「將心比心」,但是我們如果完全不了解其他人的「心」及其行為背後的脈絡,無法「將心比心」就已不是意願的問題,而是能力與知識的不足。對於大部分陰性主星的人而言,同理心是其人格特質天生具備的一部分,同理心只是意願或程度的問題。但是對於大多數以自我為中心的陽性主星的人來說,能力與知識的不足,才是最常被批評毫無同理心的最大原因。紫微斗數對於人格特質的精準分析,不失作為一個好工具,來處理我們每天需要面對的人際關係與互動。【更多精采內容,詳見沒有辦公室的人生策略長】